<var id="fzlp1"><video id="fzlp1"><thead id="fzlp1"></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fzlp1"><strike id="fzlp1"></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fzlp1"><dl id="fzlp1"></dl></menuitem><var id="fzlp1"><noframes id="fzlp1">
<var id="fzlp1"><span id="fzlp1"><thead id="fzlp1"></thead></span></var>
<cite id="fzlp1"><span id="fzlp1"></span></cite>
<cite id="fzlp1"><video id="fzlp1"><thead id="fzlp1"></thead></video></cite>
<cite id="fzlp1"><video id="fzlp1"></video></cite>
<cite id="fzlp1"></cite>
<cite id="fzlp1"></cite><var id="fzlp1"><strike id="fzlp1"></strike></var><thead id="fzlp1"></thead>

中新網APP

中新視頻

中新網

退役老兵成禁毒“尖兵” 十步開外就能發現罌粟幼苗

發布時間:2021年05月28日 15:27     來源:中國新聞網

分享到:
版權聲明:中新視頻版權屬中新社所有,未經書面許可的使用行為,本社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解說】兩年前,崔昆明壓根沒想過自己會在四十歲的時候加入到禁毒的事業當中。他也沒想到,自己生活了四十年的鄉村居然會有一種光聽名字就會讓人不寒而栗的植物——罌粟。而如今,干了一年多禁毒社工的崔昆明可以十步開外就發現一株長在大蔥之間的罌粟幼苗。近日,記者便跟隨這位專拔毒草的“尖兵”,揭秘了禁毒社工的一天。

  【解說】自從四月份開始,作為組長的崔昆明一大早就要來到辦公室,和組員們簡單商量了當日的鏟毒區域之后,便趁著村民們還沒外出務工務農,到村里開展禁種鏟毒的工作。扒墻頭、翻草叢、拉家常,崔昆明成了沈陽市蘇家屯區八一街道有名的拔毒草高手。2019年,這個有家有業的老爺們,聽說正在招聘禁毒社工,并且只招退伍軍人,于是毫不猶豫的就報名了,甚至為此還重新端起課本,認認真真的學習了禁毒的理論知識。費盡周章,崔昆明如愿以償,究其緣由,他就是想找回作為軍人時的那份光榮。

  【同期】沈陽市蘇家屯區八一街道禁毒社工組長 崔昆明

  退役已經二十年了,然后看到這個(招聘)通知,有禁毒這字眼,因為曾經當過兵么,這一生中也感覺到挺光榮,正好有這個職業還帶禁毒,禁毒二字一聽,也挺光榮,也像加入了一個專業性的隊伍當中去,然后我就積極報名,準備各種材料,經過考試、政審、面試、體檢,光榮的加入到禁毒社工這個隊伍當中來。

  【解說】2019年,崔昆明入職之時已經過了罌粟的生長期,2020年,是崔昆明鏟毒的第一年。這一年,崔昆明對罌粟這種植物有了新的認知,那就是這個植物生命力、繁殖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同期】沈陽市蘇家屯區八一街道禁毒社工組長 崔昆明

  (罌粟)拔得很干凈了,然后牽扯到這個五一,放了五天假,五一過后,我們有別的工作,還要到別的村去,在五月十號的時候,我們這一個組的四個禁毒社工,又去他(村民)家里了,看一下他家又長出來沒。咱們感到很驚訝,長出來的比五一之前,長出來的還要多。咱們總結出來了,五一前后下的這場雨,和氣溫回升,對這個它長得很主要。

  【解說】進入鏟毒的第二個年頭,崔昆明更加注重將罌粟扼殺在幼苗期,因為一旦這個植物開花結果,其強大的繁殖和生長能力將會讓鏟毒更趨向于定期拔草活動。而通過第一年的積累,崔昆明最大的收獲,便是讓有罌粟生長的附近村民加入到了禁種鏟毒的工作當中。

  【同期】沈陽市蘇家屯區八一街道禁毒社工組長 崔昆明

  都挺配合這個工作的,因為咱們給他(村民)介紹到位了,他知道種這個是違法行為,它是鴉片的原植物,國家禁止的,所以老百姓自行鏟除。但是這些話咱們必須得告訴他,讓他知道。

  【解說】隨著像崔昆明一樣的禁毒社工的勤奮工作,沈陽市蘇家屯區的禁種鏟毒工作也有了質的飛躍。

  【同期】沈陽市蘇家屯區溫馨社會工作服務中心項目經理 張巖

  結合“天目2020”802個航拍點位上,以三天一循環的形式開展探查工作,同步我們會對社區居民開展禁毒宣傳工作,號召廣大的居民,全員參與到鏟毒工作之中,2020年我們總體鏟除罌粟等毒品原植物是28878株。真正將罌粟等毒品原植物扼殺在了搖籃之中。

  【解說】崔昆明坦言,禁毒社工的工作并非此前想的那班轟轟烈烈,反倒是十分柔和。通過調查他發現,大多數老百姓家里的罌粟都不是故意種植的。有的隨風而來,有的則是鳥糞帶過來的。即便有些村民種了罌粟,最大的實用價值就是給豬治療拉肚子,或者為了欣賞罌粟花的艷麗。因此,在他看來避免對抗、共同協作,軟化矛盾正是禁毒社工們在禁種鏟毒當中最大的作用。

  (記者 禹瑞齋 沈陽報道)

責任編輯:【吉翔】

特別推薦

視頻排行榜

關于我們| About us|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供稿服務| 法律聲明| 招聘信息|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 11000002003042號]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青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