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zlp1"><video id="fzlp1"><thead id="fzlp1"></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fzlp1"><strike id="fzlp1"></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fzlp1"><dl id="fzlp1"></dl></menuitem><var id="fzlp1"><noframes id="fzlp1">
<var id="fzlp1"><span id="fzlp1"><thead id="fzlp1"></thead></span></var>
<cite id="fzlp1"><span id="fzlp1"></span></cite>
<cite id="fzlp1"><video id="fzlp1"><thead id="fzlp1"></thead></video></cite>
<cite id="fzlp1"><video id="fzlp1"></video></cite>
<cite id="fzlp1"></cite>
<cite id="fzlp1"></cite><var id="fzlp1"><strike id="fzlp1"></strike></var><thead id="fzlp1"></thead>
分享到:

對話高考687分的重癥眼疾學子:不跟其他人作比較

對話高考687分的重癥眼疾學子:不跟其他人作比較

2021年07月02日 09:26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對話高考687分的重癥眼疾學子:不跟其他人作比較,保持平常心

  雙眼視力僅為0.08,參加高考使用大字卷,最終考了687分……日前,北京市海淀區人大附中翠微學校高三畢業生劉翰文的一篇“自白”書,引起了眾多關注。不少網友留言表示,“太勵志了”“上天不會虧待努力的人。可以想象,這一路走來有多么不容易,為他鼓掌!”

  6月30日,劉翰文告訴記者,此次參加高考使用的大字卷,讓自己比較容易就能看清楚字,取得這樣的成績“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是各科都正常發揮了,沒有‘掉鏈子’。之前一模二模三模的時候,總有一兩門‘折’了。意料之外則是沒想到分這么高,之前估分也就660分到670分。”

  在劉翰文看來,高考中保持良好的心態十分重要,“其實仔細一想,像我這樣的情況能夠正常參加高考已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所以高考考多少分對我來說其實不重要。從小到大,無論是參加比賽也好還是學習也好,我都有一種‘不在乎’的態度。因為我知道這不是我最關注的東西,我最關注的是我爸媽還有我以及我喜歡的東西。所以高三這一年,我心態都特別好。”

  目前,劉翰文已經完成了志愿填報,其中,北京大學是他的第一志愿學校。“報了元培學院,還沒有仔細想以后要學什么專業、從事什么職業,只是我對哲學比較感興趣。”

  在劉翰文的老師們眼中,他是一個特別陽光、特別善良、特別自信的孩子,從來不會因為自己眼睛有殘疾而自卑。

  “很活潑,上課的時候也很活躍。下課了喜歡到辦公室找我,跟我聊。”該校高三年級組組長侯翠敏是翰文口中可以“探討人生規劃,平等真誠交流”的“好友”,也是翰文高中三年的語文老師。侯翠敏回憶,劉翰文跟同學們的關系十分融洽,“別的同學有題目不會了,趕上問老師問題的人也多,他們就會問劉翰文,劉翰文都非常認真地給他們講,不論是哪個班的同學。”

  “他就像個‘小野馬’一樣,可以讓他肆意地奔跑,但有時候也得揪一揪。”說起劉翰文的語文作文,侯翠敏用了這樣一句比喻,“有時候作文寫著寫著就跑(題)了。之前三模的時候作文給他的分低,還特意找到我辦公室問我為什么這么低,然后我就趁著這個機會給他認真地講立意,這才服氣。”

  侯翠敏告訴記者,高考之前,自己對劉翰文的作文卷面很是擔心,“作文要寫在格子里,有時候他看不到格子的豎線。我就特意找來標準的作文格紙,讓他抄寫、練習。提醒他,讓他注意。這樣才慢慢好些。”在侯翠敏看來,作為老師,理應用愛與尊重一點一滴關心學生,發現每個學生身上的閃光點、特別之處,讓他們快樂成長。

  劉翰文的媽媽告訴記者,翰文六七個月大的時候,在體檢時發現視力有問題,最終查出是先天視網膜的原因,“雖然視力不好,但特別慶幸的是他能看到色彩。”雖然翰文的視力不好,媽媽還是堅持把他送到了普通的幼兒園、普通的小學和初高中,“我看過一本書叫《卡爾·威特的教育》,對我影響很大。”翰文媽媽告訴記者,在國外也有先例,只要教育方法科學得當,孩子最終也會有所成就。

  翰文媽媽回憶,翰文小時候活潑好動,眼睛看不清楚東西,就喜歡用手去摸,“我們去玉淵潭公園玩的時候,他就對垃圾桶把手那個亮亮的按鈕感興趣,就喜歡去摸,所以我包里永遠有濕紙巾,隨時準備給他擦干凈手。走路上看不清楚水坑,我就教他斜著眼睛去看,有水坑的路面跟正常的路面是不一樣的,會反光。”

  從學會分辨路上的水坑到識別腳下的臺階,從認識識字卡片上的漢字到能夠自主閱讀課外書,從放大琴譜學鋼琴到四年級就成功考到鋼琴演奏級,劉翰文的成長雖然緩慢卻一樣多彩。

  “一開始沒有想到孩子能走這么遠。就想他能夠健康快樂地活著就好,有一技之長能夠生存就好。”劉翰文媽媽表示,試著上幼兒園,試著上小學,再到試著進入初中、高中,劉翰文取得的點滴進步都離不開學校老師、同學的關心。

  “學校校長、老師對他都特別好。”劉翰文的媽媽告訴記者,在進校之初,聽說翰文會彈鋼琴,劉小惠校長就告訴他可以到學校合唱團當鋼琴伴奏,“孩子就有一種被需要、被接納的感受。然后在學校有表演活動的時候,學校老師都會給他機會上臺演出。每一次他有一丁點的進步,老師都會夸獎他。我常說別人頂多是‘一對一’輔導,你這是‘六對一’。”

  高考的時候,劉翰文在單獨的考場考試。因為他看不見考場號,學校老師還專門去跟考點工作人員溝通,請他們幫忙帶劉翰文進考場,“出考場的時候,兩個男老師一邊一個架著他下臺階,生怕他摔了。”

  同學們對劉翰文也十分關心,“劉翰文在課堂上有時候突然會站起來,湊到黑板上看板書或者看PPT,他們同學從來不說‘你擋住我了’。”劉翰文媽媽說道。得知他考取了687分的成績,其他班也有同學專門打來電話祝賀。

  講臺旁設專座,是“離老師最近的人”

  新京報記者:在視力受限的情況下,為什么還堅持選擇高考這條路?

  劉翰文:其實我的爸爸媽媽一開始為我規劃的并不是走普通高考這條路,畢竟視力有一定的問題,規劃的是以后在藝術這條路上發展,比如鋼琴。但是在進入人大附中翠微學校之后,我很快成績在年級名列前茅,這幾次考試我成績也一直在往上升,就讓我們想到了是不是除了走藝術這條路,還有另外的一種可能,比如普通高考。

  正好在初三通過學校的“1+3”項目簽約了學校的高中部,順利升到了高中。在高一的第一次月考中,滿分950分我考了800多分,我記得比第二名要高出100分左右。這給了我很大的信心,然后在高二的時候就正式決定了,要走普通高考這條路。

  新京報記者:在學校學習、生活方面,視力問題對你有哪些影響?

  劉翰文:我特別感謝我的中學母校——人大附中翠微學校。在人翠六年,度過了我最快樂的學習時光。我初中的時候坐在第一排,但是同學們從來沒有說過我會擋住他們。然后上高中的時候就坐到了講臺一側,比第一排還要靠前。雖然坐在最前面,我也看不清楚黑板上的字,但感覺坐在最前面有一個心理上的安慰。

  上課主要靠認真聽,尤其是上了高中之后,還要做各種筆記。其他同學基本上都能一邊抬頭看一邊寫,我不行。這樣記筆記的速度就非常慢,老師和同學們就會等著我。高一最開始那半年,耽誤了不少上課的時間。雖然老師和同學們都不會說什么,但是我自己不愿意(耽誤上課時間),就不在課堂上做筆記了,課后問老師要PPT自己用課余時間做好筆記。

  不跟其他人作比較,保持平常心

  新京報記者:老師們會不會因為你視力不好,在學習上對你放松要求?

  劉翰文:不會。老師們的確對我很關心,但不會降低對我的要求。比如,我很喜歡歷史,但我喜歡的是聽課而不是背歷史資料,所以考試成績一直是七八十分,從來沒有上過九十分。

  有一次大考,我歷史考了76分,歷史老師王維就把我叫到辦公室,嚴厲地批評我。王老師說,“我相信你能夠學好歷史,我知道你平時是什么樣子的,你就是不背。期末考試你要是考不到95分,我就算你不及格。”

  我當時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了,回家就開始努力背,媽媽給我讀,然后我來背。后來發現自己真的記得住,那次考試就一下子考到了96分,真的特別高興。

  王維老師還在班里表揚我說我進步特別大。也正是因為這些老師對我的鼓勵,讓我覺得自己可以做好學習這件事,至少在學習上不比其他學生差。

  新京報記者:考得不好的時候,會怎么辦?

  劉翰文:其實我受我媽的影響比較大。她跟我說,“眼睛不好,本來就和正常孩子不在一個起跑線上”。這是我們家一直遵循的中心思想,所以我媽從來不會拿我跟其他人比較,說我不如誰誰家的孩子。因為不在一個起跑線上就沒有比較的必要。

  所以每次不管考了多少分,其實我是不在乎的。當然考好了會很高興,考得不好,我媽就拍拍我的頭,做頓我愛吃的肘子,也就過去了。

  當然也有壓力大的時候,尤其是高三。我比較喜歡彈鋼琴,高三時也每天都會彈半小時到一個小時的鋼琴,會覺得非常放松。

  高考時第一次用大字卷,寫作文時想到自身經歷

  新京報記者:你是如何申請大字卷的?之前用過大字卷嗎?

  劉翰文:申請大字卷其實是學校老師給我的建議。之前在學校考試的時候,從來沒有用過大字卷。

  去年11月高考報名時,學校老師建議我申請殘疾證,這樣在高考的時候會有一些便利。然后就在學校、街道和海淀區殘聯的幫助下,申請到了殘疾證。

  后來高考報名確認、繳費的時候,了解到這些“便利”包括單獨考場、延長30%的考試時間和大字卷。

  新京報記者:使用大字卷答題是一種什么感受?

  劉翰文:看字會看得清楚,也比較舒服。無論是大字卷還是平時的試卷,我看試卷都需要低著頭非常近的距離看。但是字大的話,會比較容易看清楚。

  平時的試卷單頁是A4大小,大字卷是A3大小,相當于每個字放大了到4倍大。后來我們在復盤的時候,發現真正能夠有助于我這次正常發揮的,其實是大字卷,而不是延長考試時間。讀題比較順暢,沒有出現漏讀題或者讀錯題的情況。之前模擬考試的時候,的確有因為題目讀錯丟分的情況。

  正常考試使用的試卷是有答題紙的,但是大字卷是答題紙跟試題是一套,所以我不能在上面做標記,即使做標記也必須用鉛筆,交卷之前要都擦掉。

  新京報記者:答題的時候會緊張嗎?

  劉翰文:不會,因為我低頭看卷子的時候根本看不到其他人。

  新京報記者:我看你作文題選擇了論生逢其時是吧?為什么選擇這個題呢?

  劉翰文:一方面是因為平時在寫作練習的時候我是選擇議論文比較多,對這個文體比較熟悉。另一方面是自己也比較感慨。我寫的時候也想到了自己,但是因為考卷里不能透露個人信息,所以我并沒有把自己寫到論證里去。

  題目里說在同一個時代里,有的人覺得生逢其時,有的人覺得生不逢時。我在分析的時候就會想到,這不是時代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人的價值取向、價值觀、人生觀。

  新京報記者:查到分數的時候,是什么感受?

  劉翰文:很早就知道6月25日中午之前就可以查高考分數了。查分前一天我是比較無感的,因為不是很在乎這個分數,但是我爸媽特別緊張。第二天凌晨五點他就開始刷,肯定查不到。

  早上8點我自己嘗試性地查了一下,發現服務器已經崩了。然后就看會兒電影練練英語什么的,轉移一下注意力。然后到9點半的時候實在忍不住就又去查了一遍,還沒出。

  再后來差不多就兩分鐘查一次,每次查的時候既想看到高考分數,又不想看到。后來得了準信說是10點就可以查了,然后10點進去查,第一次的時候網頁打開特別慢,第二次查才看見分數。看到687分,我自己也沒想到,特別開心,聲嘶力竭地跑到我媽房間跟她說687分687分。

  當時一分一段還沒出來,也不知道自己這個成績是什么排名。我記得去年687分應該是三四百名,后來發現687分以上有210人的時候,就在心里說“嗯,清北穩了。”

  新京報記者 楊菲菲 編輯 繆晨霞 校對 盧茜

【編輯:孫靜波】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青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