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zlp1"><video id="fzlp1"><thead id="fzlp1"></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fzlp1"><strike id="fzlp1"></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fzlp1"><dl id="fzlp1"></dl></menuitem><var id="fzlp1"><noframes id="fzlp1">
<var id="fzlp1"><span id="fzlp1"><thead id="fzlp1"></thead></span></var>
<cite id="fzlp1"><span id="fzlp1"></span></cite>
<cite id="fzlp1"><video id="fzlp1"><thead id="fzlp1"></thead></video></cite>
<cite id="fzlp1"><video id="fzlp1"></video></cite>
<cite id="fzlp1"></cite>
<cite id="fzlp1"></cite><var id="fzlp1"><strike id="fzlp1"></strike></var><thead id="fzlp1"></thead>
分享到:

天舟二號為何連續兩次推遲發射 遲來9天的勝利

天舟二號為何連續兩次推遲發射 遲來9天的勝利

2021年05月30日 10:08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深度關注 | 天舟二號為何連續兩次推遲發射 遲來9天的勝利

  “快遞”發貨了!5月29日晚,長征七號遙三運載火箭(長七遙三火箭)點亮海南文昌航天發射場的夜空,成功將天舟二號貨運飛船送入太空,為空間站天和核心艙補充能量,也為即將到訪的航天員們提前帶去物資。

5月29日20時55分,搭載天舟二號貨運飛船的長征七號遙三運載火箭,在我國文昌航天發射場點火發射。新華社記者 蒲曉旭 攝
5月29日20時55分,搭載天舟二號貨運飛船的長征七號遙三運載火箭,在我國文昌航天發射場點火發射。新華社記者 蒲曉旭 攝

  時間倒回9天前:5月20日,原定于凌晨發射的天舟二號任務推遲實施,發射時間另行確定。短短數語,牽動人心。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發射推遲?在過去9天里,試驗隊員們經歷了什么,發射成功背后又有怎樣驚心動魄的故事?

  參數出現異常,發射兩度終止

  5月19日下午1點,長七遙三火箭進入負12小時發射流程。煤油加注、液氧加注,一切都在有序進行。

  21點40分,距離發射不到3個小時,發射指控大廳中的數據顯示:一個壓力值參數異常!

  偌大的火箭,龐大的系統,問題出在哪里?火箭型號隊伍迅速組織問題排查、推進故障分析,試驗隊員也由此開始了連續80多個小時的煎熬。

  后方,北京遠程測試大廳,技術保障人員了解了前方故障信息后,第一時間成立了后方保障工作組,查驗過往數據、做仿真試驗,展開系列推演診斷,同步配合發射場故障快速排查與定位。

  前方,文昌航天發射場,排故緊鑼密鼓進行著。此時,火箭箭體已完成加注,尾艙內一直處于熱氮氣吹除的狀態。這意味著試驗隊員必須要戴氧氣面罩進艙。兩名總裝人員換好服裝、戴好面罩,從50厘米見方的艙門鉆進了箭體。艙內一片漆黑,聲音震耳欲聾,他們在憋悶的密閉空間里忍著嚴寒,攀爬在箭體結構件上摸索著檢漏點。

  “找到了!”兩次核查后,問題暴露,但很快后方傳來消息,這并不是元兇。不讓火箭帶一絲隱患上天,這是鐵的紀律,5月19日23點50分,距離發射預定時間還有不到2小時,型號領導一致決定:推遲發射。

  當天夜里,排故仍在緊張進行。5月20日,試驗隊員先后分4撥進艙排故,找到了新問題,并經過系列措施扭轉局面。“又有希望了!”大家長吁一口氣,以為5月21日凌晨就可以正常發射。然而,負8小時液氧補加之后,異常再次出現,發射再度終止。

  在“冰火兩重天”中堅守,危急時刻見擔當

  距離下一個發射窗口還有近9天時間,火箭燃料兩加、兩泄,高溫、高濕、高鹽霧環境中,一枚“冰箭”(長七火箭所用推進劑包括液氧,溫度極低)要經歷怎樣的磨練?

  發射兩度推遲,這無疑是打擊。型號隊伍火速調整狀態,重整旗鼓,倒排計劃,開始為期4天的歸零工作。

  為了進一步摸排故障,試驗隊員仍然要一批批進艙。艙內低溫、憋悶,一名試驗隊員剛出艙便吐了一地。連續48小時作業后,沒有人喊苦、叫累。艙外,箭體上的水嘩嘩往下流,試驗隊員樊宇的后背被澆了個透。他時不時探著大半個身子鉆進艙體,確保隊友安全狀態,“一切正常,放心了!”他默念著。作為一名守艙人,這樣的動作他做了不止一次。

  長七是名副其實的“冰箭”。火箭第一次推遲發射后,試驗隊員發現,箭體出現結冰現象。“火箭在大量的低溫燃料加注后暴露這么長的時間,這在我們航天史上是第一次。”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211廠天津大火箭公司57車間副主任趙鴻飛說。

  五月的海南,酷暑難耐。“冰箭”外,36度高溫,濕度達90%以上;“冰箭”中,零下183度低溫。“冰火兩重天”考驗著火箭,也考驗著每一名試驗隊員。箭體上,氧箱前的短殼上,冰塊一個接一個,大的足足有三四十厘米長、10厘米厚、10厘米寬。隊員們用工具小心翼翼地鑿冰,還有人專門拿著兜子接冰,唯恐冰塊傷到火箭。

  危急時刻見擔當。來自天津大火箭公司的總裝團隊里,“90后”年輕人占了90%以上。他們是第一批見到火箭的人,也是發射前最后一批撤崗的人。經過幾天連續奮戰,隊員們眼睛里夾雜著紅血絲,雙腿起了痱子,但沒有人退縮。為了趕時間、追進度,塔架下送來的綠豆湯,沒有一個人來得及喝一口。

  在千里之外的北京,還有無數航天人牽掛著這枚待發的火箭。5月20日凌晨1點,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211廠23車間員工宋征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產品出問題了!”放下老組長的電話,宋征懸著一顆心,跨上摩托車火速往單位趕。

  車間里,工藝人員、質量人員、生產人員全都在場。短暫的會議后,每個人按照各自任務立即行動。宋征負責更換產品,他立馬趕到機場,乘最近的一班飛機飛向文昌航天發射場。

  產品裝配——宋征再熟悉不過了,然而上塔架裝配還是頭一回。為了萬無一失,他提前3次上箭模擬操作。他打破傳統安裝方式,與團隊成員制定詳細的分解再裝方案,五進五出、連續作戰18個小時,最終完成產品更換。

  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15所的地面設備逆流程涉及110項302臺套產品。中止發射以來,他們共梳理出了1031項產品狀態全面分析檢查確認項目。按照常規流程,供氣系統設備只需要工作12個小時左右。為保證推進劑加注后的停放狀態、配合緊急排故,供氣系統連日持續供氣不停歇。據工作人員陳山介紹,他們除了幾十個小時持續加溫艙段吹除外,還配合動力系統進行活門控制、氣瓶充放氣等工作。“只要火箭需要,我們就不離崗。”

  成功是唯一標準,絕不帶隱患上天

  長七遙三火箭發射天舟二號任務,關系著空間站“天地運輸走廊”能否順利搭建和后續載人航天計劃能否順利實施,任務迫在眉睫。

  “我們經得起考驗和磨練,抱著必勝的信心,放下心理包袱,全神貫注,全力以赴,最后的勝利一定屬于我們!”推遲發射的日子很難熬,長征七號火箭總指揮孟剛鼓勵每一位試驗隊員。

  5月25日,歸零工作接近尾聲;5月26日,模擬發射演練;5月27日、28日,加注準備;5月29日,推進劑加注,點火升空!

  歷經9天磨礪,長七遙三火箭順利走完全部流程,最終實現了圓滿成功。“這是空間站建造承上啟下的關鍵之戰,我們的目標有且只有一個,我們追求的就是‘穩穩的成功’。”長征七號火箭型號總師程堂明說。

  這場鏖戰著實艱難不易,航天人頂住了壓力,爭分奪秒排故歸零,終得撥云見日。“透過現象,把真實的問題找出來。”這是火箭增壓輸送系統設計師張立強在這次歸零工作中最大的感悟。星河滾燙,天舟穿梭,成功是唯一標準,中國航天絕不能帶疑點和隱患上天。

【編輯:郭夢媛】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青青草